<cite id="16166"></cite>
<cite id="16166"><p id="16166"></p></cite>
<meter id="16166"><ins id="16166"></ins></meter>
<output id="16166"><video id="16166"></video></output><label id="16166"><p id="16166"></p></label>
  • <ruby id="16166"><dd id="16166"><nav id="16166"></nav></dd></ruby><meter id="16166"><ins id="16166"></ins></meter>
    1. <cite id="16166"><tr id="16166"></tr></cite>
    2. 唐山 【切換城市】
      當前位置:本地生活> 教育> 83歲學霸老婦讀28年老年大學 拿8個大學畢業證

      83歲學霸老婦讀28年老年大學 拿8個大學畢業證

      http://www.817tm.com/life/4/151020105318885.html 2015/10/20 10:53:25

      每周一,唐陵都要花50分鐘趕到老年大學上課。

      唐陵在老年大學上課。

      邀約同學打麻將。

      據說,約有249.6萬成都人都曾經或正在琢磨一件事:接下來的日子怎么過?琢磨這件事的人年齡超過60歲,被稱作“老年人”。

      他們當中有一部分人把精力花在“設計第二人生”上——即入讀老年大學。

      83歲的唐陵,在成都市老年大學已興致盎然讀了28年,如今還在堅持每周上課;同班同學劉信清,也讀到了第28個年頭,病痛纏身仍堅持從華陽坐車到成都市中心上課;80多歲的王大爺,坐輪椅也要上學,把50多歲的女兒從陪讀變成了同班同學……

      10月19日早上7點過,83歲的唐陵從位于成都東郊的家里出發,在114路公交站坐上車。隨后她換乘112路公交繼續趕路,約摸50分鐘后抵達目的地成都市致民東路16號。

      這里的成都市老年大學是唐陵每周一都不能缺席的地方,今年是她入學的第28個年頭。

      學文學、學養花、學音樂

      “學得太多用不完了”

      時間接近9點,唐陵進校門后如期見到老同學,眾人三三兩兩結隊走進學校報告廳。

      成都市老年大學一周一次的必修課在早上9點準時開始,這門課唐陵已經上了二十幾年,久到她都記不清具體時間。今天到堂的100多個學生里,近20個人和唐陵一樣,都有20年以上的學齡。

      最“資深”的當數唐陵。“建校的第二年,就入學了,”那是1987年,唐陵報讀老年大學的初衷是排解心情,“剛退休時,謀劃了門生意想發揮余熱,結果辛苦掙的錢全部被騙走了。”一度陷入郁郁寡歡的唐陵經老同事推薦報讀老年大學。

      這份打發時間和排解心情的選擇果真奏效了,對付學業和結識同學充實著唐陵的生活,她興致盎然一讀就是28年。

      “什么都學,文學欣賞、歷史、養鳥種花、音樂……”最初幾年,唐陵一周只休息一天,其他六天排了滿滿的課程,用她自己的話說,已經到了學得太多感覺用不完的地步。

      上世紀九十年代,唐陵給中小學生當校外輔導員,以“釋放”從老年大學學到的豐富知識。

      后來,家人的抱怨讓唐陵的滿腔學習熱情剎車減速,“小女兒說別人家的媽媽都顧著在家煮飯照顧子女,我卻整天見不到人。”唐陵逐步把課程縮減成一周上五天,四天,三天……

      樂此不疲28年,學完一門課程畢業后又重新報名,繼續學習或換門課程再學,唐陵到現在已經拿了8個老年大學的畢業證,“記得2008年后不再發畢業證了。”

      抱起孫兒來上學

      “不來這里就很難受”

      “俗話說‘設計第二人生’嘛,”唐陵覺得這就是老年大學創造的機會,“不到這里來就很難受。”

      在這里,學業知識外的最大收獲就是同學友誼。19號上午的課程結束后,唐陵和同學每周一次的麻將局準時開始,從午飯后一直持續到下午四點半。事實上,“和大學同學更聊得來”才是唐陵看重的,“更容易找到興趣相投的朋友。”相較于社會上結識的朋友,和同學聊天的話題常常是上一次老師講過的課程,提出的新觀點等,唐陵很喜歡。

      28年間唐陵從不曾間斷學業,哪怕是肩挑帶孫兒的重擔,“孫兒要攆路,我就把他帶到班上來,哄著他聽話。”從兩三歲起,唐陵的孫兒進過不少老年大學班。

      現年83歲高齡依舊“不畢業”,唐陵自覺平常,反倒是贊許同學。比如同樣28年學齡的劉信清,病痛纏身還每周從雙流華陽趕到學校上課。

      讀完高級班又報初級班

      “只要能走,絕不離開”

      對老年大學的精神寄托,仿佛“鴉片”把老人套牢,大多數人不愿意畢業。

      成都市老年大學教務處處長朱俊梅說,“半途而廢”的老年人一般只有三種情況:健康不允許,搬遷,或去給子女看孩子。“我們的課程一般分為初、中、高級三個階段,兩至三年完成,但是大部分老人學完之后都不愿意離開。像三年學完高級班之后,又倒回去報初級班的情況,現在也很普遍。”朱俊梅說,現在學校只接受80歲以內的老人報名,所以很多老人更是選擇了這樣的方式來“超齡就學”。

      2005年入校的殷紅萍甚至說,“只要能走動,絕不離開。”現在她已經從成都市老年大學的學生讀成了老師,“2013年別人推薦試一試當老師,嘗試后就一直做下來。”殷紅萍還把從這里學到的本事帶到別處,在其他老年大學兼職老師。

      80多歲的王大爺也是個有故事的人,他堅持要進老年大學,哪怕是坐在輪椅上。50多歲的女兒最開始負責每天推他到學校,父親上課時她就在校園里晃悠。學員們看在眼里挺不忍,邀請女兒坐進教室陪王大爺上課,如今女兒已經報讀老年大學,和王大爺成了同班同學。華西都市報記者李媛莉 攝影郝飛

      最大限度開班仍滿足不了需求

      老年大學“鐵打的營盤鐵打的兵”

      在成都市老年大學,舞蹈、聲樂、拳劍等參與度高和參與人數多的項目成為熱門課程,“學員一直處于飽和狀態,”朱俊梅說,盡管這些科目已經最大限度開班,仍有滿足不了需求的時候,“一些學員便退而求其次,學瑜伽等。”

      為什么老年大學是“鐵打的營盤鐵打的兵”?四川省老齡委有關負責人分析,因為共同的興趣愛好和特長,更容易建立起社交圈,所以老人對老年大學有很強的依賴性。

      據四川省老齡委的統計,截至2014年底,四川共有各級老年大學2249所,在校學員63.74萬人。

      成都是四川省入讀老年大學最擠的地方。成都市老齡委有關負責人告知記者,截至2014年底,成都60歲以上老年人口已超過249萬人,占總人口的20.6%。與此同時,成都全市共有各級老年大學801所,注冊在校學員23.32萬人,占老年人口總數的9.35%。

      圖片聚焦
      成人短视频软件